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穿越言情 > 王的女人谁敢惹

  •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淡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灰色

    白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灰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第一章:简直一模一样

作者:冰绫蓝月  更新时间:2018-11-15 10:42:32   状态:连载中

“爷,来嘛。妾身伺候您,今晚保证让爷尽心,舒服。”

凌王府正殿内,大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。那屋内,满屋子的喜庆。尤其是坐在床上的那个女人,妖娆的扭曲着身子,衣衫薄得能若隐若现的看到那火辣的身材。像水蛇一样扭动着。

“滚出去!”

凌王大吼一声,怒道。

“哎哟爷,今日可是王与妾妃的洞房花烛夜。爷还不上床吗?外面,可是有人在监视着我们洞房。若是这事被皇上知道了,对爷可没好处。”

魏嬿婉依旧扭动着身子,纤长的手指,勾魂的一点点的试图脱掉凌王的身上的袍子。

“你敢威胁本王?”

凌王半眯着眸子,凌厉之气,扩散在新房内。眼底,是无比的嫌恶。

魏嬿婉,是皇帝指婚给凌王的正妃。也是魏丞相的庶女。这新婚之夜,这个女人使尽了各种手段,无非就是想跟凌王有夫妻之实。搔首弄姿的,像个青楼女子一般。哪里有半分小姐的模样。

“爷,自然不是威胁您,妾妃以后便是您的人了。自然为您打算。爷,您看,妾身这身子好冷,您就抱抱妾身吧。”

这勾引人的方式五花八门,但凌王战倾城并没有丝毫的感觉。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凌王是不是不举。

琉璃瓦上,凤云曦打了个哈欠。特么的,这个王妃也太没用了。勾引了两个时辰。这凌王纹丝不动的坐着。

她不就是想趁着两人滚完床单,然后偷偷的进入凌王的秘密金库看看。听说,凌王府内藏着一笔宝藏。富可敌国。

凤云曦是作为宝月女国的下一任公主,若是能拥有这张地图。三国之中,必定以后谁也不怕了。这宝月女国也算是彻底的站起来了。当然这些都是后话,最重要的是,凤云曦的母亲在冰棺之中待了十年了。

听说宝藏之中,有一粒丹药。可以让人起死回生。

凤云曦为了这个,隐姓埋名在这北燕王朝半个多月了。这头一遭进王府,在这天楼上冷了两个时辰。她凤云曦简直是恨死这个女人了,长相不错,魅术也不错。

可为毛就是没反应!!

如果大战个三百回合,就算是这王爷是铁做的。也应该累得倒头就睡了吧。

这样,岂不是一切都顺理成章。

莫非,这个男人真的不举?

凤云曦觉得自己可以走人了,今日怕是没机会了。看着那个扭扭捏捏,像个女人一样的男人。

简直是够了……

走吧走吧,今晚没希望了。凤云曦觉得自己可以收工回去睡觉了。

“锵~”

失望到极点的凤云曦一个不慎,一块砖滑落下去。凤云曦还没来得及站起来。又是一个巨大的洞,直接让她整个身子全部陷进去。

“啊!!”

马德!

她凤云曦就这样,完美的摔了下去。她觉得自己肯定完蛋了,下一秒必定是鼻青脸肿。口吐鲜血,就算能抢救回来估计也毁容了。

“砰~”

偌大的床颤抖了一下,凤云曦摔得有些懵逼。

“噗……”

请注意,这并不是凤云曦在吐血。而是……

事情是这样的,魏嬿婉正准备躺着。脱了衣服准备进一步诱惑站倾城。但下一秒,凤云曦从天而降。正好砸在她身上。一代美人,勾引不成。反倒就这样,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女人坐了下来。于是香消玉殒!

“咦,我居然没死。”

凤云曦看着自己的手和脚都还完好无损,尤其是自己的脸。还是和以前一样光洁。

“你把本王的王妃当做坐垫,自然是死不了。”

“啊?”

凤云曦低头一看,这才发现。自己的屁股底下,居然坐死了一个女人。

天呐!

忽然之间,凤云曦有一种莫名的罪恶感。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。这藏宝图没找到,竟然把人坐死了。

最让人诧异的,她居然长得……跟这个女人……一模一样!

“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她杀人了。

虽然凤云曦见过的世面不少,但一个无辜的女人被自己坐死。她内心还是有些过意不去,有着极强的罪恶感。

然而,就在下一秒。还没来得及思考自己该如何处理这事,却被一只大手,遏制住整个脖子。

她抬眸,眼前这个男人。每一个细胞,都落入她的眼里。如此妖娆,而此刻,就像是地狱里索命的修罗一般。气息暧昧,一字一句,喷洒着君子兰的淡香,“你是谁?为什么会在这里?而且,还跟本王的王妃,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凤云曦自然知道,对于这个男人来说。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比什么都重要。毕竟,作为一个刺客。忽然出现在人家屋顶上,自然是要给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可是……她该怎样解释……

凤云曦想了半天,忽然灵机一动,“我太饿了,我爹喜欢赌,欠了一屁股债。我爹想把我卖给别人,所以,我诶办法,只能出来偷了。我希望偷一点财务回去,把我爹的赌债还了。这样,我爹就不会再卖我了。”

凤云曦说完,眼睛一闭。那小眼睛像是开了闸似的,眼泪尽数的流出来。更甚至是……流在了战倾城的手上。

那白皙如玉的手,忽然一颤。似乎,这是第一个能把泪水流在她脸上的女人。

“偷东西,竟然偷到本王的府上来。”战倾城冷笑道,“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凤云曦蜷缩在某个角落,不敢出声。只是小声的哭泣。此刻,除了博取同情心。她找不到任何办法,去让战倾城饶了她。

“王爷,怎么了?谁在叫?”

外面有老婆子的声音。

战倾城瞥了凤云曦一眼,将她提起来,然后放到一边。然后,用手去试探了一下。此刻七巧出血的魏嬿婉,已经死透了,就连身体都已经冰冷了。

那张美得连女人都嫉妒三分的脸,扬起三分冷意,“滚!”

他言落,又转身,对着凤云曦道,“若想活着,你就再叫两声。”

“叫?怎么叫?”

凤云曦蜷缩在角落,眼睛还泛着红意,一时竟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。

小提示: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更多作品>> 今日网友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