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穿越言情 > 王的女人谁敢惹

  •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淡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灰色

    白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灰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第七章:侍寝风波(2)

作者:冰绫蓝月  更新时间:2018-12-09 22:49:58   状态:连载中

凤云曦看向那刚才挂画的地方,那枚钉子很有意思。是菱形的,好像可以转动。她抬头,朝那挂画走去。凤云曦觉得那枚钉子肯定是有问题的。毕竟,非常特殊。

她仔细的在周围寻找,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垫的东西。凤云曦将茶几上的话放在桌上,踩着上去。最后发现,自己居然还是矮了半个头。

她试图垫着脚尖,一点点的够上那颗钉子。

若不是因为怕自己内力过猛直接撞到房顶,凤云曦觉得自己若是用内力,怕是比现在这种自讨苦吃的方式要好很多。

这尼玛……差一点就够到了……差一点……怎么还差一点……

“耶,够到了!”

凤云曦发现自己的身子自然的向上面浮了一点,手稳稳的抓住那个钉子。

“王妃,本王觉得。把你挂在上面似乎比那画有趣。”

背后,凉飕飕的声音传过来。凤云曦抓着那颗钉子,身子在上面不停的摇晃着。直到最后整个人颤抖着,马德,抓不住了。

“啊!!”

凤云曦感觉自己的屁股要肿了,而一旁,战倾城一张谣言诡异的脸容,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。

这特么,瞬间让人有一种想要用刀砍在他脖子上的冲动。

“战倾城,你大爷的。把本姑娘摔坏了,看你去哪里找这么美丽又可爱的假媳妇。”

凤云曦无语,嘟囔着。但确实也明白,自己就是个贼。面对着别人发现自己偷东西,居然还能这么认真的指责主人没救她。

其实说起来,虽然战倾城是个奇葩。那么她凤云曦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“本王给你个机会,再重新组织一下你的语言。”战倾城平静的看着她。

凤云曦拍了拍屁股,一瘸一拐的走过来。顿时换了温婉的面孔,柔声笑着,“哎哟爷,您怎么回来了?您怎么不知会一声啊!”

“本王的房间,莫非回来还要经过你的允许?”

战倾城看着眼前的她,目光阴沉,看不出喜怒,“倒是你,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?”

“妾妃……”

凤云曦看着那面孔,无语了半瞬间。她挠了挠脑袋,看着那壁画,沉思了半响,“爷,妾妃只是无聊。所以在房间挠墙,挠着挠着就把壁画给挠下来了。”

“哦?”

战倾城忍不住好笑,他气定神闲的走过去。气息微微靠在凤云曦的脖颈,“都寂寞到挠墙的地步了,看来是本王对爱妃宠爱太少。不如趁着今晚……”

“爷,不要了吧。”

凤云曦只觉得脖颈处一阵阵湿热,气息有些酥麻,“听说这王府的女人,您都没碰过。妾妃觉得,估计您也没那个能力。不如这样吧,赶紧的睡觉吧。别装了。”

“砰~”

下一秒,凤云曦整个人直接被毫不客气的丢在床上,“女人,你说话的时候。有没有考虑过后果,还是说,想用这种方式欲拒还迎!”

“本来就是,那天在上面看你们推推嚷嚷了几个时辰。人家魏嬿婉都已经脱了,那么透,我都想上她。就你没感觉,爷,其实这个事也没有什么丢人的。我认识一个大夫,治疗这方面很有能力。改天我可以带你……”

凤云曦发现了自己身上压了一块冰块,冷得她周身颤抖。

“爷,我觉得……你需要冷静冷静。越是不冷静,这不举便会越严重。到时候,可就真的没办法侍寝了。”

凤云曦撇了撇嘴,马德她都说了些什么鬼。眼看着自己的衣服就快要保不住了,她开始奋力的挣扎,“爷,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“嗯?”

战倾城饶有兴致的抓住她的衣襟,似乎下一秒,就要撕毁了。好好用身体告诉这个女人,他到底那方面有没有问题。

“我跟你说,我老爹是个赌鬼。以前把我卖出去过。我有那种会传染的病,不能伺候爷。”

“哦?”战倾城差点被气乐了。

“还有,我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不小心喜欢放屁。其实刚才我说的那个,爱放屁的人是我。”凤云曦一本正经的挽救自己衣服,“我一激动就喜欢放屁,若是爷再强求妾妃,我就……憋不住了。”

战倾城一个洁癖如此之重的男人,听到这话哪里还有半点欲,望。顿时脸黑,蹙在了一起,“凤云曦,本王给你两个选择。”

“啊?”凤云曦一脸正经的看着他,“爷,你说你说。”

“第一,乖乖的侍寝。”

“爷,那你说一下第二个吧。”

“第二个就是,你今晚在墙角去蹲着。蹲一晚上,什么时候想通了,什么时候过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凤云曦看了看屋子里面那个黑漆漆的墙角,这么冷的天,就是那个角落不保暖。

居然要她去那个角落,尼玛!

“不要不要!”凤云曦委屈的看着战倾城,“爷,要不这样。你先去那个角落蹲一晚,如果觉得舒服,那我就去蹲。你觉得这样公平不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森寒的脸色,让凤云曦又吞了吞口水。

“我说……”

凤云曦看了看那个黑漆漆的角落,沉思了半响,回眸一笑,“爷,妾妃说。那个角落非常适合妾妃,妾妃去了。”

她从战倾城身上挣扎着起身,随手拿了床被子。转身蹲在了角落。战倾城看了看她手上的那床被子,手上微微用力,那床被子再次从她手上脱离。跑到了床榻上。

战倾城霸道的,独自将两床被子全部抱着。竟是嚣张的睡了过去。

委屈的凤云曦,像一只流浪狗蹲在某个角落一般。委屈的看着战倾城,悄悄的逼近。然而,无论她怎么用力,始终都无法把被子从战倾城身上剥离。

“爷,盖两床被子火气太重。”凤云曦委屈的劝谏。

那床榻上,优雅的男子,竟是将被子又紧了紧。这一次,竟是侧身过去睡。

“……”狠心的男人。

凤云曦委屈的回到那个角落,抱着自己的小身子。待了一个晚上。还好她是有内功底子的人,所以,只是小小的染了点风寒。

翌日,凤云曦起身的时候。发现战倾城早已经出去,出去后,似乎还很有良心的把她丢在了榻上。

小提示: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更多作品>> 今日网友推荐